看那天边的一只鸽子

@天要下雨 我本来想写长评来着,不过想来想去也没憋出几个像样的句子—上学的时候写作就不好。

不过实在是太太太,太喜欢各自为政和八国之乱了,写不出长评我都快憋出内伤了orz

最后终于想到了一个解决的办法——画!虽然比起lofter的诸位大神来我画的也实在不怎么地,但至少比我写出来的东西要强一些。

我从好事成双否之八国之乱四十三章(上)里摘出了我爱不释手的一段:“金姑娘,你报仇的机会来了。”梅长苏把匕首塞入金柔手中,“若真到了绝境,麻烦你用这把匕首,将我碎、尸、万、段。”
最后四个字,说得轻巧而狠绝。
金柔木然捏住匕首,困难地吞咽着唾沫。
梅长苏此刻的眼神太过冷厉,他人软软地瘫坐在地上,却威压千钧,直让金柔喘不过气来,然后她便从梅长苏的眼中看到了自己,一个被私人仇怨、小情小爱折磨得畸形而丑恶的人影。
梅长苏没有理会金柔,只是转头看向帐外,仿佛能穿透层层风雪,望见咫尺之外的梅岭,望见站在梅岭悬崖边的梅长苏。


梅长苏的确正站在梅岭的悬崖边,他手中夹着头盔,发丝被风吹得凌乱飘舞,然而他恍若不觉,只是笔直地望着脚下。
不远处是大渝的军营,他仿佛也看见了身陷牢狱中的梅长苏。


兄长,你不必顾惜我的躯壳。


贤弟,我也不会吝啬自己的灵魂。


单于乾,我林殊,连一块皮都不会留给你。
————

准备画一个梅后在牢房里塞给金柔匕首,还有一个梅长苏站在梅岭的悬崖边。

结果画了老长时间,就画完了第一幅。
匕首被我给画到地上了,因为我实在没有能力把金柔也画进去,但匕首不画好像有些可惜……对古代行军牢房也没有研究,等画完砖块和木板后才猛地想起来好像他们是在军营而不是正经的牢狱——但画完这一幅我已经身心俱疲了,就不改了...(喂

本人画技略拙,请雨太憋嫌弃啊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