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那天边的一只鸽子

走了快一年的一条街,今天只是走得慢了些。可这一慢居然让我看到了从未留意的一扇门,这一年以前真是白走了......

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心里有些事,某些人,一些地方;是否已该遗忘,任由它荒废呢?